#APH##露中#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印,没有脚步也没有歌声;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名叫小路的苏、联、歌曲 代入露中你们感受下


#APH##普洪#

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基尔真的是非常后悔让伊莎选了地点。他环顾四周,到处都是可爱的粉红色,一旁几个漂亮的姑娘随时都在准备着叫他“主人”。“伊莎我们究竟为什么非要来女仆咖啡屋约会啊!”

#APH##米你#

天空蓝得就像他明净的双眸,只可惜和他同样遥不可及。

#APH#

王耀呆呆的望着不远处林晓梅和本田菊有说有笑的身影,他们似乎是在看本书呢。明明也知道湾湾不理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当听到她对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王耀险些抑制不住宰了本田菊那小子的冲动。那句话是:“啊啊,果然all耀什么的最棒了!”

#APH#阿尔弗雷德×你

     “又错这么多,这样子明天考试一定会废掉的……”勉强用笔盒遮住了血红的分数,你拿起笔对着草纸一通画图列式计算试图自己把错误改正,思路却始终乱成一团麻。老师已经说过这张卷子不会讲了,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干脆放弃,要么向他人求助。


    环顾四周,课间还坐在教室里的学霸们除了那些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的就只剩下左手拿着汉堡右手拿着可乐正大快朵颐的他了。


    偏偏是最坏的情况。首先,这样的卷子绝对不想被他看到。其次,如果是他的话...

#APH##阿尔弗雷德·F·琼斯#

关于为什么要把美/国/国/旗孤零零的扔在月球 因为在月球上的重力比地球上的小。【po主是个米厨,真的。】

#APH##米英#

小时候的阿尔弗雷德总是羡慕亚瑟祖母绿的瞳色。长大后他才知道,自己的蓝色是自由的颜色。

#APH与fz#

亚瑟用名字和声音召唤出了吾王然后每天一起愉悦的吃死扛 法叔跟元帅共同痴汉贞德 切嗣与阿尔争当正义的伙伴抢着吃蓝蓝路 老王每天都为打完八极拳的神父做麻婆豆腐 伊莉雅骑在伊利亚身上讨论着把谁谁谁做成玩偶的话题【嘛……也不造aph粉里有没有也萌fate的小伙伴

普洪的告白予行练习

文笔渣ooc各种有 我已经不知道原作的剧情是啥了……

六月明净的蓝天,六月炙热的空气,六月聒噪的蝉鸣,以及,六月临毕业时喧闹远胜于蝉虫的教室。只是在基尔伯特看来坐在他面前的两个人尤其的吵,确切的说是坐在他正前方的那个亚麻色头发的女生尤其的吵。


“小菊你看到今天早上米英的摸头杀了么,简直萌哭!”这是她今天早上进了教室以后说的第一句话。“果然健气攻傲娇受什么的好棒!”这是第二句。“明明是最后一天了,他们两个竟然还在秀恩爱!”这是第三句。捂着脸作出了一副陶醉的表情之后,她坐在了座位上。


“呃,海德薇莉同学早上好。真的很萌,不过在下觉得……摸头杀之类的…...

#普洪##愚人节#

“基尔伯特我喜欢你。” “男人婆做本大爷的女朋友吧。”他们都想先于对方把话说出来,结果变成了几乎同时。四目相对,脸颊发热,谁也没能说出那句“愚人节快乐。”

© 四流文手茵然 | Powered by LOFTER